是谁在操纵新疆叙事?斯坦福大学的这份报告亮了

  8月底,美国斯坦福大学网络观察室(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,简称SIO)发布报告,披露美国利用社交媒体操纵全球涉疆舆论。它的整套操作流程包括:用人工智能生成照片当头像,冒充“独立”新闻机构的虚假媒体组织,复制粘贴相同的内容,再制造热门标签引起话题讨论。

  此外,美国还利用“群狼战术”操纵组织网暴说出新疆真相的中国外交官、记者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、中国日报记者都被组织列入“追责名单”,利用网络暴力企图让说出新疆真相的人噤声。

  Graphika和SIO的研究人员通过分析一批被Facebook、Instagram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移除的账号,发现了一个针对中东和亚洲国家进行信息干预的巨大宣传账户网。这个暗网在对抗中国、俄罗斯、伊朗等国家的同时,为促进自身及其盟友的利益而发动大规模政治宣传造谣运动。用人工智能生成照片当头像,冒充“独立”新闻机构的虚假媒体组织,复制粘贴相同的内容,再制造热门标签引起话题讨论,这是它的整套操作流程。

  其中有许多聚焦中国新疆的虚假账号和虚假媒体。这些账号发帖宣称新疆存在、强迫劳动和针对妇女的性犯罪行为。

  斯坦福的这份报告实属不寻常,该机构在自己的网页声称,这是到目前为止开源研究人员分析过的社交媒体上范围最广的“亲西方”(pro-western)秘密造势行动。中国传媒大学教授、网络空间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徐培喜表示,这是美国政府传播虚假信息的一种较为隐蔽的方式。而它更常用的造谣方式则更为公开直接。

  “首先,(智库)发布报告。一些咨询公司会紧随其后,试图传播这份报告中的信息,同时,其他智库也会跟进。因此,一下子网上会突然冒出很多关于该话题以及这份报告的讨论。随后,他们会把这些“要点话术”散播到社交网站上并分享给西方主流媒体。以此来淹没有关真相或事实,迫使当事方来不及应对,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散播虚假信息时,更为典型的一种操作方式。”

  西方自2018年起就开始大规模炮制新疆“种族灭绝”的不实指控。无论中国政府用多么扎实的论据反驳,邀请外国媒体前往新疆采访记录,西方也只听自己相信的,看自己想看的。

  继上次中国日报起底工作室记者的个人Twitter账号被贴上“国家媒体”标签(China state-affiliated media)之后,评论区又涌现了大量的恶意评论。其中许多账号与团体有关。

  这些恶评要追溯到一个叫“新疆受害者数据库” (Xinjiang Victim Database)的组织。8月19日,该组织在其网站公开了中国日报起底工作室记者孟哲的账号,并发布了一个所谓的“追责清单”,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、中国日报记者和800多名新疆公安干警、社区工作者等都被该组织列入“追责名单”,利用网络暴力企图让说出新疆真相的人噤声。该组织与等恐怖组织联系密切,让对名单上的人产生仇恨是这份清单最重要的目的,所以说,这是一份“仇恨清单”,是对名单上人员赤裸裸的威胁。

  “新疆受害者数据库”的创始人是吉恩·布宁(Gene Bunin)。2018年他突然从科学领域转而开始撰写有关新疆“迫害”的文章。他的言论经常被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引用。

  然而这个数据库里许多所谓的“受害者”早已被证实在说谎。起底工作室此前就揭露过他们,比如早木热·达吾提。工作室曾在2020年前往新疆采访了早木热·达吾提的兄弟。他也很困惑,不明白早木热为什么要编造这些谎言,猜测妹妹也许是被什么人给骗了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卡丽比努尔·斯迪克、图尔逊娜依·孜尧登、沙依拉古丽·沙吾提巴依等等。

  徐培喜教授总结了美国造谣的套路:政府会资助一个智囊团发表涉疆报告,一些咨询公司紧随其后,传播报告中的信息。这些虚假信息又进一步地被西方政客、媒体放大,在网络上如病毒般传播。“一犬吠形,百犬吠声”,西方也就是这么炮制新疆“种族灭绝”的。

  “新疆受害者数据库”与等恐怖组织联系密切,让对名单上的人产生仇恨是这份清单最重要的目的。这份“仇恨清单”,是对名单上人员赤裸裸的威胁。

  同样是在8月24日,美国国务院也发布了一份“披露”中国如何操纵新疆议题的报告。

  两份报告不仅仅是在描述造谣战术方面十分相像,在叙事的侧重点上也惊人地一致。它们都指出操纵叙事的一方用大量素材支撑自己的宣传话术。

  两份报告里提到的策略,美国已经在推特、脸书、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的亲西方宣传中使用了多年。

  心理学上有一种“投射效应”,指人们容易认为别人拥有与自己相同的特点。这不就是美国吗?自己搞窃听,就揣度他国窃听;自己国内存在种族歧视,历史上曾屠杀印第安原住民,就给他国扣上“种族灭绝”的帽子;自己在社交平台埋下虚假信息网,便指责他国也用同样手段。

  美国深谙宣传的渗透力和信息战的无孔不入,于是不惜花重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搞小动作。按照美国国会的说法,他们为建立虚假信息网络已经连续投资5年,每年砸入3亿美元。

  美国操纵舆论,打压记者,又还高喊“”。这种操作舆论的肮脏手法被曝光,只能说明美国“明火执仗”黑新疆没有效果,现在急眼了,需要搞小动作。

  对我个人来说,上榜不是什么大事。作为一名记者,我看得很开。被网暴也没关系,纵使面临死亡威胁,我也不会因此放弃揭露真相。

  然而当我看到这些致力于打击、维护新疆和平的警察的个人信息也在网上遭到泄露时,我和许多正在观看这个视频的人一样,感到无比愤怒。

  美国在搭建这张虚假信息网上投入的巨额资金,包括其暗中操纵的影响力运动,以及公开对其批评者的嘲弄和骚扰,正在让全球对新疆和其他地区的认知越来越背离真相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